7月8日,快的宣佈“一號專車”業務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幾大城市上線,其服務車輛分為經濟型、舒適型、商務型及豪華型四類,服務價格也因車型的種類而不同,目的是向中高端人群提供個性化的出行租屋服務。快的在廣州投放了600輛印有“一號專車”標識的中高檔出租車,既有寶馬、奧迪等豪車,也有朗逸、途安等經濟車型,乘客下載一個手機軟件後就能隨時打“豪的”。
  南方日報記者多次體驗“一號專車”,發現其服務雖尊貴,但並不如普通出租車方便,而且價格至少是普通的士費用的兩倍以上。豪華“的士”在監管上存在一定空白,目前還未形成規模固態硬碟,而一直存在爭議的營運合法性問題則存在多方說法。
  體驗
  服務一流,但等辦公室出租車時間較長,無招手即停服務
  “一號專車”對外宣傳中描述:它全新進化,由大黃蜂升SD記憶卡級為“一號專車”;尊享專車,VIP專人接送機,全程尊享;致享生活,是貴族般的出行,更是貴族般的生活。
  到底實際情況如何?南方日報記者多次體驗時發現,“一號專車”在一線服務細節方面確實做得比較好。比如司機會身著正裝,白襯衫、黑西褲、黑皮鞋威剛記憶體,既會幫客人開車門、提行李,又會詢問客人是否需要礦泉水、車內空調溫度是否合適、有無扣好安全帶等,態度絕對非常紳士。由於乘客多是商務客,隨車都會準備一些出行必需品,比如車上有免費的礦泉水、毛巾、雨傘,甚至免費Wi-Fi。
  在7月下旬的一個下午,14時58分,南方日報記者在暨南大學北門附近通過“一號專車”APP約車前往富力中心,發現“預約用車”功能只能接受一小時後的訂單。但點擊了“馬上用車”後,僅20秒就有10位司機接單,其中距離筆者所在位置最近的為2.9公里,距離最遠的為11.8公里。
  在接單頁面還顯示了每一位司機的總接單數,最多的一位為117單,最少接單數為0,其他以1到3單居多。筆者選擇了接單數最多的一輛商務型別克GL8,1分鐘後司機邢師傅打來電話詢問筆者的位置。筆者大約等了20分鐘後,邢師傅才駕車到達約定地點。車一停穩,胸前掛著“一號專車”工作證的邢師傅就小跑著過來幫筆者打開車門,服務態度和語氣都很和善。
  邢師傅告訴筆者,他的車本來是停在東站附近,接到筆者的訂單後趕過來接乘客,但由於路上堵車耽誤了時間。他們一般情況下定點停車,一單結束後將車就近停下等附近的訂單。他們並不像的士司機一樣,空車時就四處穿行找客。“一號專車”只接受網絡訂單,並沒有招手即停服務。
  邢師傅提醒筆者,Wi-Fi密碼在車窗上貼著,車上有免費的礦泉水和紙巾可以使用,並拿出一盒口香糖詢問筆者是否需要。車內座椅旁邊確實放置了兩瓶350毫升的礦泉水,但筆者並未看到為乘客準備的紙巾。
  8月5日22時16分,筆者在南方傳媒大廈通過“一號專車”的“馬上叫車”服務叫車前往赤崗路,筆者下單時將車型鎖定為商務型和豪華型。筆者發現,打車信息公佈之後,陸陸續續有十幾個司機搶單,大部分出現的是商務車GL8。筆者選取了距離自己位置最近(約3公里)、接單最多(24單)的劉師傅,訂單信息顯示劉師傅駕駛的車為別克GL8,車牌號為粵A*EG99。隨後“一號專車”發來短信通知筆者下單成功,並告知筆者司機師傅的基本信息以及此次乘車的行程。
  筆者在南方傳媒大廈門口等了15分鐘,師傅才趕過來。隨後,“一號專車”發來短信,告知筆者“車輛到達”。筆者詢問為何距離約3公里需要等一刻鐘車才到時,司機表示抱歉,並解釋說“剛剛前面塞車了”。一上車,劉師傅提醒筆者車裡有水和紙巾可以使用,並說我們開始(計費)了。與此同時,筆者收到“一號專車”的短信,短信中稱筆者的用車服務已經開始,並贈送筆者“‘一號專車’華夏意外保障險”。
  高價
  收費是普通的士的3.9倍,發票不可直接索要
  據快的打車相關負責人介紹,快的打車在北京、上海、廣州和杭州與租車公司合作,推出這款新智能手機應用“一號專車”,為出行者提供寶馬5系和奧迪A6等豪華車型出行服務;同時還將與廣州的五星級酒店達成合作,並從用戶每次出行費用中收取20%至25%作為服務佣金。
  據悉,“一號專車”通過APP和安卓的軟件進行租車服務。其提供服務的車型共分為:舒適型、商務型、豪華型及智選型。其中舒適型提供的車輛品牌為帕薩特、天籟、凱美瑞、本田雅閣、君越等同級車型,價格為起步價20元+每公里3.9元+每分鐘0.67元;商務型提供的車輛品牌為別克GL8、陸尊等6座同級車型,價格為起步價25元+每公里4.9元+每分鐘0.84元;豪華型提供的車輛品牌為寶馬5系、奧迪A6L等同級車型,價格為起步價29元+每公里4.9元+每分鐘0.99元;智選型所提供的車輛品牌基本與舒適型的相同,不過價格比舒適型的略低,為起步價15元+每公里2.9元+每分鐘0.5元。
  在筆者上車後,“一號專車”司機會先告訴筆者里程錶歸零了,下車時需要筆者確認公里數,同時開啟了手機上的計價軟件。筆者看到車上並沒有安裝其他計價器,全程計價完全憑藉司機手機上的計價軟件。計價軟件開啟後語音播報了開始計價,並提醒司機註意形象。
  筆者從南方傳媒大廈出發到赤崗路金豐花園附近,總里程5.1公里,每公里4.56元,里程費為23.3元,行車總時長12分鐘,每分鐘0.84元,用時費為10.1元,加上起步價22元,這一趟下來總共收取55.4元。筆者在同一時間乘坐普通的士跑同樣的路程,發現車費只要17元,不到“一號專車”費用的30%。這樣一比,“豪的”的確比普通的士貴出很多。
  “一號專車”司機介紹,這還是商務車GL8的價格,還可選擇寶馬5系、奧迪A6L等收費最高的豪華車型,車費為65.87元。也可以選科魯茲、朗逸等經濟型,收費為35.79元;其中收費最貴的“豪華的士”車費約為普通的士的3.9倍,而最“抵”的“經濟的士”也是普通的士的2倍多。
  但是有業內人士表示質疑,“如果普通出租車只在車輛停止行駛,例如遇到堵車或紅燈時才開始按照時間收費,‘一號專車’的起步價+每公里再加每分鐘的價格是否與一般的出租車一樣?”“一號專車”則解釋了與普通出租車的不同,“一號專車”的價格是在起步價的基礎上加上每公里的費用,再加上每分鐘的費用,也就是說,每公里的費用和每分鐘的費用是同時存在的。
  對於用手機就能叫來豪車,廣州市民熱情很高,但同時擔心車費無法刷羊城通、有夜班打車補助的白領擔心無法拿到車票報銷。快的打車相關負責人承認,對於廣州的乘客,目前暫時還沒有辦法刷羊城通。但發票不用擔心,“一號專車”的乘客不需要現金支付,可以用手機軟件搭建的支付平臺完成支付,隨後報銷憑證會以快遞的方式送達乘客。
  筆者瞭解到,乘客並不能直接向司機索要發票,而只能在“一號專車”APP上點擊“發票”,填寫發票抬頭、地址等信息,“一號專車”所屬公司會根據乘客所填寫地址將發票快遞給乘客。乘客填寫的“一號專車”發票總金額不能超過可用額度,且單張開票金額不低於50元,開票說明顯示單張發票金額大於500元時方可免費寄送。
  市場
  處於市場培育初期,司機素質參差不齊
  筆者在調查中發現,“一號專車”新用戶可獲優惠券,乘客以商務人士居多。“一號專車”APP需要通過手機號註冊,註冊成功之後每個賬戶中有兩張面值30元的優惠券,註冊當天即可使用,有效期截至2014年7月29日。邢師傅告訴筆者,現在有優惠券很實惠,很多顧客都是衝著優惠券來的。他曾經載過一位客人家中有8個手機,每一個手機都註冊一個號,這樣可以獲得16張優惠券,打車時使用非常划算。
  雖然公司有優惠,但邢師傅現在每天的接單數也並不多,通常是五六單,多的時候也只有七八單。他說他們的客人以珠江新城附近的商務人士居多。有時候下雨天,客人會多一些,還有一部分乘客是打他們的車前往機場。現在屬於推廣期,之前有優惠活動,接送機都是一口價88元,7月份將價格調整為128元。
  “一號專車”客服告訴筆者,由於目前市場上使用的消費者不是太多,公司目前延長了優惠券的使用日期,8月份以後仍然可以繼續使用。消費者下單叫車需要給賬戶提前充值50元,新註冊用戶獲贈的2張面值30元優惠券每次只可以使用一張。
  在訂單完成後,點開“一號專車”APP中的“行程”時,筆者發現,除了有具體的收費賬單外,還有司機的頭像,駕駛車輛的車型及其所在的汽車租賃公司等信息。
  據筆者瞭解,目前“一號專車”與司機的合作模式是:底薪+提成,油費由司機自己負責,車歸公司所有。劉師傅介紹,自己的工資是底薪加提成計算的,訂單接得多工資也會高一些。劉師傅告訴筆者,公司每月會發1500元底薪,除此之外,公司還會把總收入金額的45%提成給自己。劉師傅補充道,因為現在正在推廣使用“一號專車”,所以每接一單,無論里程遠近,公司都會給司機師傅補貼70元,晚上11時到次日早上6時每單夜班費另外加30元。當問及賺不賺錢時,劉師傅表示,這要看接單的多少。
  劉師傅表示,車輛運行產生的油耗需要司機師傅自己承擔。筆者追問道,如果對行車地形不熟悉,轉來轉去找不到的時候,豈不是浪費很多油費,需要自己承擔?對此,劉師傅稱有專門的手機導航,一般不會出現這種狀況。司機如何應聘上崗?劉師傅表示,應聘的時候需要當場訓練幾小時,看看駕車水平以及說話做事的態度。開這種“豪的”能不能私用一回呢?劉師傅表示,車子上安裝了GPS,公司能看到車子的具體位置。
  筆者多次體驗“一號專車”軟件,感觸最深的是:有不少司機對行車道路十分陌生。筆者從金沙洲前往廣州南站體驗暗訪時,司機一路不知道怎麼走,還要多次詢問路人。最後經過金沙洲大橋以後,又沒有及時拐彎,導致繞了一大段路。司機稱,目前訂單的響應率比較低,司機的總體收入也不高,已經有好幾個人辭職不乾。而且他們現在還沒有跟公司簽訂勞動合同,也沒有購買社保、醫保。
  對此,有分析人士認為,在市場培育的初期,“一號專車”甚至整個租車行業,不僅面臨著用戶市場相對冷淡的挑戰,也承受著司機收入較低的壓力。
  隱患
  非真正的士存監管空白,發生糾紛只能依賴企業的良心
  “一號專車”不收現金,只能通過網絡平臺計價。邢師傅告訴筆者,如果收取現金則涉嫌非法營運,他們不收受現金,通過網絡後臺結算。至於顧客投訴問題,邢師傅說在“一號專車”APP上有客服電話,乘客可直接撥打。另外,他們的車輛全程由GPS定位系統監控,如果發生司機繞路等情況,乘客可以撥打客服電話反映,情況屬實的情況下將退還乘客多支付部分的費用。
  對於新興起的“一號專車”,有關監管部門曾表示:“這些高端租車行業其實並不算真正的的士,司機不需具備的士司機營運資格證,而且車輛本身並未納入出租車行業管理,目前還存在一定的監管空白。”
  也有法律專業人士指出,“一號專車”的服務性質與出租車類似,規模化的運營要求公司必須具備營運資格,現在“一號專車”的運營方式實則打法律的擦邊球。
  筆者致電了“一號專車”客服人員,她堅稱公司有營運資格,為合法經營。她告訴筆者,他們在各城市的業務都是與當地的租賃公司合作,實際上的運營業務交給了當地汽車租賃公司,並不是由“一號專車”直接管理。車輛和司機都是由當地租賃公司提供,“一號專車”只作為第三方服務商存在。“一號專車”與“快的”類似,實則為一個服務型軟件。二者區別在於,“快的”只用於叫車及付款,並不參與具體服務;“一號專車”在“快的”的功能上增加了對整個服務流程的監控。
  但有法律專業人士指出,出租車運營模式成熟,具備格式合同,一旦發生糾紛,責任非常明確。但“一號專車”現在的經營模式無法確定法律風險,一旦發生糾紛,責任並不好界定。
  “一號專車”工作人員告訴筆者,每一位乘客上車開始計里程數之後,他們就在後臺為他購買了一份保險,併在乘客下車後通過短信形式將保險的相關信息發送至乘客手機。一旦發生交通安全問題,乘客可憑藉這份保險獲得由保險公司提供的賠償。筆者下車後確實收到來自“一號專車”的短信,但內容為本次行程計費詳情,並沒有其所說的保險信息。而所謂的後臺購買保險是否真實存在?沒有票據,乘客又如何得知“一號專車”為自己購買的保險的相關信息呢?
  此前一直因獲得現金補貼而力挺打車軟件的的哥,此次對“一號專車”持截然相反的態度,認為這是搶的哥生意。“本來生意就難做了,豪車一來搶了大部分前往機場和廣州南站等高端消費乘客,我們的收入可能會受到影響。”對於這一市場變化,市交通部門也表達了擔憂:“豪車雖好,但目前只是汽車租賃的形式,並非真正的出租車,未在交通部門監管之下,乘客與其發生了糾紛之後,只能依賴企業的良心來解決。”
  策劃:譚亦芳 採寫:南方日報記者 成希 實習生 曹娟 李玲  (原標題:“一號專車”入羊城 打車只能“APP”)
創作者介紹

紅包

px68pxewj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